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

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

18luck中文导航

18582623464
联系方式
全国服务热线: 18582623464

咨询热线:13900289506
联系人:陈小姐
地址:宁夏自治省石嘴山市惠农区红果子镇石大公路西侧,古长城北

易到,资本面前你还是个孩子

来源:18luck中文导航   发布时间:2019-07-17   点击量:413

2018年2月,丁酉鸡年的最后几天,易到用车在北京投了一轮户外广告。一只长着彩色尾巴的鸡向前奔跑,后面跟着几个大字“Byebye,J先生”。

意思不言而喻,易到要摆脱贾跃亭和乐视的印记。

自2017年,被韬蕴资本接手后,易到尝试翻盘。一方面引入中信投资,另一方面找来原巩振兵负责业务运营。

但一年时间,乐视留下的阴影没有挥去,业务上也不见起色。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易到的月活用户仅剩39.3万,而同期滴滴出行的月活用户高达1亿1986.9万。就连当初和易到同样主打专车市场的神州专车和首汽约车都分别有152.5万和227.8万的月活用户。

擅长资本运作的韬蕴耐心有限。

8月9日,A股上市公司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自然人王菲、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拟向赫美集团转让持有的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权。

东方车云是易到的运营主体,王菲和中泰创盈为东方车云的第一和第三大股东,共持股53.82%。

易到正在迎来第三次重大资本变动。从已有的信息来看,若交易达成,赫美实际控股方可能发生变化,易到被注入进上市公司,变相借壳上市。其背后投资方可借助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实现退出。若交易失败,双方也并无损失,况且上市公司赫美借助这一消息已经实现三个涨停。

回想8年前,创立易到之初,创始人周航的梦想是打造共享出行平台。他曾去拜访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请教绿色出行的概念。2014年是打车软件的补贴大战之年,周航拒绝将专车价格压到最低,也拒绝参战,因为那“违背了经济学规律”。而经济学规律还是败给了资本,兜兜转转易到终是成为资本炒作的工具,让人不胜唏嘘。

注入上市公司

依据赫美公告,集团与自然人王菲、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赫美集团拟受让后者所持的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应股权,王菲、中泰创盈还将促使东方车云其他新增股东向赫美集团转让所持股份。

王菲持有易到33.82%股权,中泰创盈持有20%股权,两者合计持有53.82%股权。

王菲为韬蕴资本的总裁助理,在东方车云担任法人及大股东,是韬蕴资本的一致行动人。中泰创盈由中泰创展100%持股,中泰创展与乐视渊源颇深。

2017年4月,周航发文质疑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将与乐视的矛盾公开化,今年年初易到再提13亿资金,称乐视控股违规借贷及挪用资金,已将向公安机关报案。

按照乐视方面的说法:

13亿,事实上是2016年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的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打款的一部分,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这总计14亿借款来源不是银行,而是中泰创展。中泰创展来头不小,中泰创展的实控人为解茹桐,她持有中泰创展78.51%的股权。而解茹桐正是“中植系”掌门人解直琨亲属。

在易到与乐视的相互指责中,中泰创展曾出面力挺乐视:“借款之时已经明确,绝大部分借款用于解决乐视控股自身资金需求,很小部分用于易到,信贷违规是无稽之谈。”

不过据《证券时报》报道,中泰创展对乐视控股的借款最终以债转股的形式转入易到,获得20%股权。于是中泰创盈在2017年12月成为易到第三大股东。

关系并不和睦的第一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却在这次交易中,站在一起。他们意图明显——将易到注入上市公司中。

虽然《合作意向协议》并没有提及股份收购比例。但赫美几次公告可见这次交易的体量。

在7月4日、7月6日、7月19日赫美集团分别发布《关于股价异动的公告》,均提到“公司拟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重大事项,预计可能达到《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标准。”按照管理办法规定,购买资产占总资产50%时,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在回复深交所有关定增事项的问询函时,赫美集团曾表示,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是否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无法确定”。

韬蕴资本在2017年以约30亿人民币接盘易到67%的股份,按此计算易到当时的估值约为45亿元。而赫美集团市值高时达到80亿,低时不过30亿元。

资本向来逐利。这次交易如果是现金交易,韬蕴资本、中植系顺利退出,如果是股权交易,那韬蕴中植或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在流动的二级市场总能套现,总之都有了退出的途径。

剪不断理还乱的韬蕴与赫美

为将易到注入进上市公司,韬蕴资本在3个月前便向赫美示好。

5月14日,赫美集团与韬蕴资本签署的《战略投资合作框架协议》,表示三个月内以包括但不限于大宗交易、二级市场购买、协议受让等方式收购公司不低于5%的股份。

6月,赫美股价腰斩,大股东汉桥机器厂质押接近爆仓。

6月底,韬蕴资本的一致行动人易加资本以2.53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赫美集团第四大股东北京广袤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易加资本间接持有赫美集团4.54%的股权。每股溢价近50%。

韬蕴资本和赫美集团关系匪浅。界面新闻在名为《赫美成“妖”》的报道中提及,韬蕴资本是一家曾站队贾跃亭的资本,其收购的也正是贾跃亭同乡贾云龙所持的赫美集团股份。

赫美集团原为浩宁达,主营智能电表业务,属于传统制造业。后来频频并购各类企业,产业版图横跨新能源、新材料、珠宝首饰、资产管理、互联网金融等多个板块。

2014年,当时的浩宁达从广袤投资手中收购钻石首饰企业每克拉美。广袤投资因此持有赫美集团4.54%的股票,成为赫美第四大股东。

广袤投资前身为北京杰威森科技有限公司,为贾云龙100%持股企业。

熟悉乐视和贾跃亭的人,对“杰维森”和“贾云龙”应该并不陌生。

在乐视早期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的汇金立方背景复杂,其实际控制人为神秘人“王诚”。在“王诚”之外,北京杰威森科技有限公司是汇金立方的另一位股东(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首日以42.96元收盘,为汇金立方带来2.42亿元的账面浮盈)。

而贾云龙是贾跃亭的既是襄汾老乡,又是高中同学,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至于北京杰威森(广袤投资)的法人代表身份,贾云龙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解释是:前些年他去北京,贾跃亭在一次饭局中提出想借用身份证注册公司。出于对好友的信任,他曾把身份证给贾跃亭借用了一段时间。

韬蕴资本在接盘易到之前,曾为贾跃亭的生态宏图“豪赌”巨资。

根据公开资料,韬蕴资本及关联企业以可转债的形式参投乐视汽车投资3.34亿元、乐视手机2亿元,以股权的形式投资视体育3.2亿元、乐视影业未披露详细金额。2015年11月,韬蕴资本还向乐视控股以借款形式投入2亿元。据网易财经报道,韬蕴等参与乐视生态、乐视体育系列股权投资类项目约17亿元。

韬蕴和赫美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于是,极力想摆脱“乐视”“贾跃亭”标签的易到,在一通反复的资本操作中再度和乐视有了联系。

交易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炒作意味浓厚

值得注意的是,在赫美计划收购易到的同时,易到还在进行另一起融资,存在股权结构变更的可能。

公告披露:

标的公司将于《意向性协议》签署后及本次交易筹划过程中实施股权融资及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公司同意受让届时标的公司股东持有的标的资产,王菲、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将采取合理及诚信的措施,促使标的公司新增股东参与本次交易及相关事项。届时标的公司的股权结构将发生变动,最终交易对象需根据战略投资者入股情况结合各方协商情况等确定。

虽然赫美集团在公告中称,王菲、中泰创盈会促使新股东参与本次交易,但这仍给这次交易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在标的尚在融资、股权不确定、甚至最终交易对象会发生变动的情况下,赫美集团便将意向协议发布出来,也着实着急。

如此急迫释放利好消息,不排除赫美炒作的嫌疑。

从2017年6月起,赫美频繁进行资产剥离及企业收购。2017年12月赫美集团宣布以8亿元转让旗下的资产每克拉美。前后斥资15亿元收购6家服装企业及品牌代理公司。

频繁的资本运作,并没有带来业绩上的改变。7月14日,赫美集团修正了业绩预告,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18年1月~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幅度为-29.55%至17.42%,修正之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276.13%至311.35%,亏损1.5亿至1.8亿元。

无论交易是否成功,从现在来看赫美的目的已经达到。公告发布后,赫美股价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

反观易到,从2015年被乐视收购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其悲剧的色彩。创始人出走、控股方失势。之后接手的韬蕴资本,擅长资本运作,拉来中信银行,使其成为易到的第四大股东。但单纯的资本运作支撑不了业务,易到前后接触过阿里、顺丰寻求合作但都不了了之。

于是,在网约车这个创造了商业奇迹的行业里,中国第一家互联网专车平台,终是沦为了资本炒作的工具。

相关产品

COPYRIGHTS©2017 18luck中文导航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413